感悟净土

已有 199 次阅读 2012-3-31 15:30

感悟净土

 

路芳

 

    亲戚的对象原在本市一所省级重点中学代高三主课。几年前,亲戚找我商量对象跳槽的事,让我给拿个主意。很有原则的我被他的真诚感动了。最终亲戚听从了我的意见。对象离开了“重点”,走进了那所颇具争议的“民办”。

然而,从土菜馆回家后,妻子知我被请的原委后,很是不悦。妻子担心将来亲戚反悔,会怪罪与我。害怕“成人之美”不成反倒成为“砸人饭碗”的“元凶”。

妻子的担心也让我内心的担忧开始发酵。怀疑自己当时酒后之言,断送了人家充满阳光的前程。几次掏出手机,但又羞于出口,这不是太儿戏了吗!一向尊重我这个“无冕之王”的亲戚会怎么看我这个一向满腹“真知灼见”的兄长?那一夜,我只能心存侥幸:也许我的决断是对的。愿上帝保佑(其实我并不相信上帝)那所“民办”越办越好。

在亲戚的对象工作后,最关心那所“民办”命运的人倒成了我。每次朋友相会,只要主题是那所“民办”,我总是十二分的全神贯注。我的荣誉似乎和那所“民办”紧紧地捆绑在一起。

然而,每次见到亲戚,或接听他的邀请电话,那很有精神的神态或话语,又让我颇感安慰。饭店、大排档、家中特色烹炒,我成了亲戚的座上客。

那一天。亲戚又盛情相邀。来到亲戚家,却不见女主人的身影。话题一个换一个,现实的网上的抑或是道听途说的,直侃到人困马乏,一向自豪与自己手艺的女主人还是“不在服务区”。

亲戚急了。我心底的那块忧虑的酵母又开始隐隐发酵开来:是不是开始记恨我?不便当面直言,而是以这种无言的怠慢,让对方去感悟?

看天色已晚,“二把刀”也难副其名的亲戚自己动手,炒上几个菜,算是又一个周末相聚。可没有了女主人的谈笑风生,我的心境如石击水,难以平静。酒之无度,菜之无味。女主人可能反悔的猜想游离于我的脑中。如果果如我所猜想,那我岂不成了“千古罪人”。

直到临界酒足饭饱,才见女主人一路风尘的推门进来。似乎用尽了日常生活中所有的客套。那熟悉的笑容让我的酒意清醒了很多。

原来,女主人去了一个学生家中家访。

家访?现在还兴家访?还有时间家访?

我怀疑女主人在自找台阶。

我的好多朋友或学生在市区学校教书,许多人不是整天为评职称发表论文发愁,就是为家中面积狭窄容不下更多学生搞家教而皱眉。家访似乎成了遥远的记忆。

然而女主人的真诚,又让我不能不信以为真。

两年后的又一天。我又来到亲戚家,见一位陌生男人满面笑容地端坐正中。我被亲戚邀请到女主人的书房,孤寂的翻阅着那每一本都夹着书签的清一色的教师读物。书房外的侃侃而谈让我自感成了多余者。那语音声调,让我觉得那陌生的男子和主人的关系比我亲近的多。一阵激烈的寒暄后,外面平静了下来。主人这才推门进来向我道不是,说刚刚才把学生家长送走,这边怠慢了我。

还有学生家长亲自登门的家访?也许看到了我的疑惑。女主人向我解释:在她的那所学校,家访,是所有班主任的必修。与家长的沟通是常态化的育人手段。

家访,这个已是逐渐远离我们校园的教育方式,被女主人的学校发扬传承下来。

改制后的女主人的那所学校,是一所很少有传闻的学校。在网络论坛上,她缺少点击率。然而,那是一所喧嚣背后的净土。

那陌生男人的真诚的话语,那满书架的书签,无时的不在我记忆的时空里萦绕。

有这样的“教书匠”,是学校的希望,是教育的希望!

女主人的那所学校,有一个朗朗上口的名字:新城中学!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,你不知道自己做不到的事,彭客网可以帮你解决。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