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志

疑母亲偷情 女儿花500元雇同学杀死亲妈

已有 196 次阅读 2012-2-23 10:17 |

疑母亲偷情 女儿花500元雇同学杀死亲妈[组图] http://news.hainan.net/  时间:2008-12-4 15:37:00 来源:千龙网 评论(0)

图为警方审讯笔录。内容显示莎莎和亮亮用纸条商量杀害莎莎母亲。

 

    莎莎决定杀掉她的母亲。这个想法在她的脑子里出现后的第三天,就变成了事实。

    “从8岁时我就认为她已经不是我的妈妈了,因为她对不起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16年前,母亲生下了莎莎;16年后,2008年11月11日,在一所职校上学的莎莎用500元雇佣同班同学,将母亲刺死。

    其间,母亲曾抢过了刀,而她将另一把刀递给同学……

    一、村庄

    穿过铁路桥以及大片犁过的棉花地,莎莎的家在石河子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,进村的路旁是一排没有名字的门面房。放眼望去,是成片的低矮平房,坑坑洼洼的土路,公交车经过的村口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只要上了初中,基本上都需要住校。一到周五的傍晚,通往小村的公交车便会骤然拥挤,不少外出上学的孩子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四年前,莎莎也加入了这个周五回家的队伍。周六,是莎莎的父亲郑强一定要赶回家吃晚饭的日子,他很在乎和女儿一起吃的这顿饭。平时他太忙了,经常是天还没亮就得出车、直跑到天黑才能回到家。“我一天到晚在外面跑车,一看见别的孩子有啥新鲜玩意,就给我家莎莎也买一个,然后,让她妈给她。”郑强说。

    莎莎的母亲冯萍是家里的一把手,全村就三家理发店,其中一家就是她开的;家里的院子里还跑着她喂的鸡、养的狗,沙发上的绣花绷子还描着她没绣完的图样;女儿的生活、学习也都是她管着。

    女儿从高中转学到职校已经两个多月了,掰着指头数数,郑强也没见过女儿几面,“今天晚上说啥也得赶回家吃饭。”11月8日,周六,郑强早早赶回了家。

    女儿长到16岁,郑强几乎没操过心,女儿喜欢吃什么、喜欢啥明星、为啥不愿意继续上高中、为啥动不动就跟妈妈吵架,他都没问过,他没时间问、也没问的习惯。

    但郑强无法预料,这个周六晚上是他们一家三口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二、仇恨

    11月11日晚上,平时很少和同学提起家事的莎莎,和班长小龙在教室里谈了一次心。这让小龙和同学们觉得有些意外。在这个主要生源来自甘肃农村、兵团农八师各农牧团场的班里,莎莎可以说是个“城市人”。1.72米的高挑身材、做了离子烫的长发、时髦的打扮、宽裕的家境和一些“前卫”习惯,让她在同学中总显得有些不容易接近。

    莎莎告诉小龙,她妈妈不称职,经常打骂她,还做了对不起爸爸的事。“她哭着说,许多小事情积压在一起,就会变成大事情。”小龙说,“我当时感觉她可能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而在3天前,莎莎还和舍友小琴说:“我要干件大事,能躲过去就没事了,如果躲不过去,就要蹲监狱,而且一辈子出不来。因为有件心事压在我心上五六年了。”小琴一再追问到底是什么事,但莎莎一直没说。

    “莎莎不愿说的事,是谁也问不出来的。而且,问得多了她还会发脾气。”莎莎的舍友说,“我们挺怕莎莎发脾气的。上次和宿舍人闹意见,她一下就找到老师,还哭着和老师说一定要搬走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冯萍被杀的3天前,莎莎和她大吵一架后就曾当面说:“你对不起爸爸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莎莎后来对警察说:“从8岁我看到那件事起,我就认为她已经不是我妈妈了,我特别恨她。”

    从8岁到16岁,仇恨在莎莎的心里悄悄的生长。“那时,我只想好好心疼我爸爸,我厌恶妈妈。我恨妈妈。我想让妈妈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20多个小时后的课堂上,莎莎从一张借钱的纸条里,找到了完成目标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三、纸条

    纸条从同班同学亮亮手里传出。

    亮亮今年14岁,娃娃脸,一米八高,初显帅气的模样让他在女生中颇受欢迎。

    “性格比较急躁,易冲动,不能受委屈。”这是亮亮的好友对他的评价。

    大他6岁的“前女友”漂漂说,平时亮亮经常去网吧玩,一般除了听歌就是玩QQ飞车游戏,“他这个人特仗义,有的事,他明知是错的,但只要是为了朋友,也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最近,亮亮还曾跟漂漂提起过,他缺钱。“亮亮的爷爷生病住院,好像他家的经济蛮紧张的,以前他妈一星期给他100块钱生活费,最近就没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但亮亮依然在上网、恋爱、下馆子,没钱了,他就向同学借。

    11月10日上午第二节课,亮亮写纸条向同学借钱,这张传给别人的纸条经过了莎莎的手。

    莎莎后来告诉警察,当时,她心里已经有了杀掉她妈妈的想法,这张纸条让她看到了施行计划的希望。“亮亮缺钱,我想利用他。”莎莎说。

    “帮我杀一个人,我给你500块钱。”莎莎在纸条上写下这句话后,传给了亮亮。

    “杀谁?男的女的?”亮亮回。

    “说出来吓你一跳。”莎莎回。

    “到底谁?出来混的吗?”亮亮回。

    “不混。是我妈。”莎莎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!为什么?”亮亮写道。

    莎莎只是简单地告诉亮亮——我就是恨她!她对不起我爸!我想让她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!

    两人谈话的纸条都是通过亮亮的同桌小东传递,“我没想过纸条里写的是这么大的事,只是那天的莎莎有点怪,以前她买的零食只分给关系好的两三个女生,但那天课间,她买了两块好大的巧克力分给大家吃,给了我一大块。”小东说。

    下午的课上,莎莎和亮亮将座位调到一起,在练习本的后面笔谈杀人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“晚一点行不行?会不会有事?”亮亮问。

    “不行,就明天。不会有事吧。完事后我给你500块。”莎莎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“用药?用绳子?”亮亮问。

    “用刀!”莎莎在本子上写:“要不然买把双刃的。”

  四、杀人

    11月11日清晨,石河子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漫天的雪花掉到地上随即消融,路面上满是黑色泥水。

    “起床后看见下大雪了,我第一个就想到爸爸,他太辛苦了,妈妈还对不起他,我对她的恨更深了,那个念头也就坚定了。”事后,莎莎对警察说。

    当天上午一放学,莎莎就安排亮亮借来一部手机,骗过学校后门的门卫,两人出了校门,搭上一辆出租车往家走。路上,莎莎给爸爸郑强打了个电话,确认此时他不在家。

    中午,莎莎带着亮亮偷偷从后门溜进家里,一进门,她先奔进卧室,一把将电话线拔掉了。“我害怕动手的时候我妈会报警。”她后来告诉警察。

    接着,她把家里杀瓜的刀递给亮亮,叮嘱他站在卧室门边上。亮亮说:“她一进来,我就动手。”莎莎站在亮亮后面,但她决定背过身去,她不想看到亮亮动手那一幕。

    两人埋伏好后,莎莎用手机拨通了理发店里的座机,想让母亲到家里的卧室来。两分钟后,冯萍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卧室门撞在墙上,亮亮挥刀向冯萍身上一阵乱刺。

    挣扎中,冯萍用手抓住了刀刃。

    “莎莎,快去再找个东西。”亮亮慌了。

    “莎莎,报警。”冯萍挣扎着说。

    莎莎跑去找了把削土豆的刀来,交给亮亮,又从冯萍手中抢过杀瓜刀,趴在亮亮耳边说:“实在不行,就抹脖子。”

    这次,亮亮一刀下去,血一下子多起来。

    她眼看着母亲大口喘气,“动静很大,大约一分多钟,就没声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害怕了。莎莎赶忙擦掉地上两人的脚印,锁好家里的门,从柜子里拿了900块钱,和亮亮返回学校。路上,莎莎兑现诺言,将500元钱塞给亮亮,另外,她给自己买了一双新鞋,把沾有母亲血迹的鞋子扔到了垃圾堆。

    当晚,莎莎临睡前,赶到学校的姑姑把她接回了家。而亮亮在睡觉前,躲在被窝里悄悄数了一下莎莎给他的钱,然后睡了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莎莎承认自己雇凶杀母。次日,亮亮在学校接受了审讯。

    五、蜕变

    被捕前,莎莎回到宿舍后曾给郑强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今天回家了,和妈妈吵架了,你和妈妈离婚吧。 ”她边说边哭。

    这是郑强第二次听到女儿跟她说离婚:“你多把心思用在学习上,大人的事情,我们会解决好。”感到意外的郑强还是安慰了女儿。

    在郑强的心里,女儿是个不爱说话、很好强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她爱画画,想当记者,从小就是学校的小通讯员,小时候性格特别外向。”他说,由于她是家里的独女,他和冯萍都很疼孩子,孩子有什么要求,都尽量满足。莎莎中考没考上重点高中,他们就花了几万元让她去上重点;莎莎觉得上高中太苦,他们就同意莎莎去打工;莎莎又说打工辛苦,他们又把莎莎送进职校学习。

    “但不知怎么,越是这样折腾,莎莎和她妈的关系越紧张。”郑强说,“因为莎莎从小到大都是她妈在管她,我就没插手。没想到,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和郑强的看法不同,在莎莎职校班主任朱老师的眼中,莎莎是个性格开朗、爱说爱笑的学生,只是有时遇到不顺心的事,她会做出让人意外的举动。“有一次,好像因为和朋友吵架了,莎莎课间在教室里就直接点烟抽。”朱老师说。

    “莎莎以前没什么坏习惯,就是中考没考好后,孩子越来越不爱吭气了。”郑强说。

    莎莎的初中班主任陈老师说,在她的印象里,莎莎是班上各方面都比较出众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她胆大,有主见,但就是遇到困难就退缩。你要强逼她去克服,她会反感。鼓励是对莎莎最好的教育方法。”陈老师说,“她比较早熟,性格也敏感,有事宁可写信给我也不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莎莎的姑姑说,哥哥忙,孩子的生活和学习,几乎都是嫂子一个人操持。“休学后,我问她为啥不愿意上学,她白了我一眼。后来我发现,这个孩子越来越沉默了,但发起脾气来谁都劝不住。”姑姑说。

    六、溺爱

    在莎莎家所在的村子,从破案前的恐慌,到破案后的不可思议,杀母案成了村民间最刺激的话题。

    莎莎家附近的一个邻居说,用庄稼人的话说,莎莎属于“早熟品种”。

    “村上人都觉得心寒啊,她妈妈对她好,要三百给四百,又不缺钱,心太狠了。”老人说,“可那天警察带过来指认现场,天这么冷,她只穿了一双拖鞋,又觉得娃娃可怜,毕竟她还小啊。”

    休学后,莎莎曾在村上最好的一家餐厅打工,离她家不到200米,可冯萍每到晚上下班后都会过去接女儿。老板娘说,因为莎莎以前在餐厅收款的时候,多收过客人的饭钱,她觉得这丫头年龄小、胆子大,但咋也没想到她会对她亲妈下毒手。

    事发半个月来,莎莎所在班级的所有任课老师都向班主任朱老师反映:“你们班的课堂纪律,不正常的好,太安静了。” 朱老师说,莎莎的犯案对班里学生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就在去年,莎莎所在的这所学校还出过一起孙子杀死爷爷奶奶的命案。

    女孩子们画着银色眼影,男孩子们在网吧里酣战。那些在初中学习就跟不上、没有进入高中的孩子,成了这个学校的主要生源。这个学校的学生科科长说:“家长管不了的孩子交给我们管,很多时候,我们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孩子,追求时尚,张扬个性,但缺乏社会责任感,过分关注自我,抗挫折能力差。”朱老师说,“而相当一部分的家长太缺乏和孩子的沟通,不了解孩子,过分的溺爱,让孩子觉得别人对自己好是理所应当的,不顺着自己就不行。一旦当家长的行为出现问题,与孩子的道德判断标准发生了冲突,孩子的反应就更加激烈。”

    “家长来学校,被孩子训得说不出话;孩子说啥,家长听啥;家长甚至和学生一起向学校撒谎请假。”学生科科长说,“可以说家长不会教育孩子,孩子也不想让家长教育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女儿休学后就已经变了,我到现在才知道她在我面前沉默是心里压着事,都怪我。”郑强说,他心疼女儿,觉得这件事上自己应负的责任很大。但如果能够重新来过,他还是不知该怎么补救。

    郑强说:“如果我的老婆被人杀了,那我搭上性命也要给她报仇;如果我的女儿杀了人,我就算倾尽所有也要帮她减刑。可现在是我的女儿杀了我的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事发后,郑强不愿见人,整天躲在屋里。他70岁的老父亲搬到了他家,守护着他。

    目前,莎莎已被石河子公安局城区分局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    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狼牙青少年精英素质训练营

  • 少儿教育
  • 鼓楼区
  • 徐州市翟山徐师艺校4楼409

地图
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