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藏书楼文 - 此岸尾生_

已有 81 次阅读 2011-9-30 13:25












  曾经见过不少的图书馆,或大的或小的,但我仍旧眷念着在学校藏书楼里面的日子。书店跟图书馆或者一样,都是能够看书的。然而对我而言,图书馆却有着一种积淀的底蕴,一种悄无声息任意的狂欢的愉悦,或者说是多了一种生涯的趣味,这是在书店所找不到的货色。
  闲情之时,拿着一本书,在自习室临窗处找一方风景旖旎的处所,面窗而坐。有时候会什么都不干,只是很单纯的对着窗外发愣,用没有焦距的眼睛去看外面不变的风景。很多时候,友人很奇异的问我,你为什么会喜欢呆在那么不透气的场合?我笑而不语。我素来都不需要刻意的去适应,只是很喜欢呆在里面的感觉。对我而言,图书馆较寝室更靠近书本,也更濒临做作。
  午后的自习室人个别都很少。他们要么在吃饭,要么在昼寝,或者是漫步等。这时候的校园浮现出一种沉睡的姿势。这时候,我会拉开厚实的窗帘,让阳光透过充满灰尘的玻璃好无悬念的射进来。阳光细细碎碎的洒在书本上,带着春日独占的温顺和夏日的张扬,还混杂着淡淡的土壤的气味。倘开书本,张开双手,阳光透过玻璃在书本上留下阴影。鞠一缕阳光暖和自己的思维,等待窗前长一颗耸入云真个树,随风摇曳生姿,簌簌作响,犬牙交错的纸条剪下零星而刺眼的斑驳。阳光透过树叶在书本上组成一幅流动的春日美景图。但是事实上,窗前并没有可以刻云彩相媲美的树,也没有可以将阳光剪成暗影铺陈在书本上的树,有的只是远处的未长大的香樟树和假山,还有各种盛开着的杜鹃花们,花是茫茫绿色中的唯一的装点。当然还少不了树下的麦冬草。它有着一个很好听的名字――麦冬。它的果实深藏在叶子的下面,色彩是深蓝色的,很张扬但很悦目标蓝色。手指触摸书本,就犹如远望远处景致的感觉,同样赏心悦目。
  与图书馆首次结缘,始终连续到当初,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存在在记忆中的日子,全在这段时间里面。这般漫长的时光,足以转变良多的东西,足以物是人非。事实上也没错,很多的东西都在人不知鬼不觉中面目全非。只是独一判若两人的便是对图书馆的憧憬。这好像成为了一种必需,就和每天要吃饭,和天天要睡觉一样的存在。不刻意的去习惯,也没有刻意的遗忘,只是顺其天然。爱好在比本人还要高许多的书架前,踮起脚尖一排一排的的挪动,手指划过凹凸不平的侧面,很美妙的感到,即使是学校里有可以定位到角落的高科技检索体系,我仍是喜欢漫无目的的寻找。
  一有时间,我便喜欢窝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面,我会从踮起脚尖的顶层缓缓的开端找起,一直到须要哈腰才干看见的最下层。一点一点的划过,眼睛也一点一点的移动。所到之处,竟也有一种欢愉的感觉冒出来,那摩擦在指尖的凹凸感,即便是多年当前的现在都历历在目,铭刻着那种手指在舞蹈的感觉――像是小孩在偷吃禁糖,也像是刀尖上跳舞,带点欣悦,带点张扬的快活,也带点痛苦悲伤。偶然阳光亮媚的时候,阳光会穿过暑假毫无悬念的射进来,构成弯弯曲曲的光影。这时候,抽出一本古老的书,一页一页的翻过,会有某种东西从书本上溢出来,接收阳光的沐浴,兴许那边是深藏起来的常识。敞开书本,平铺在手上,钢质防火门,捧一缕阳光,细心的嗅嗅,纸张仿佛带上了阳光特有的味道。罢了书本已经不再是本来意思上的不见光日的书本了,而带上了春天的味道。
  除此之外,我还喜欢书的味道。有人“闻香识人”,对于这个我是做不到的,但是我喜欢闻书的味道,尤其是没有垃圾的干清洁净的书本的,没有人工痕迹的滋味。于是我不停的游走在书架与书架之间,手指和大脑顺带疾速的移动。期待真的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味道。恍如那些书都有自己特定的味道,而我要做的便是将它们开释出来,圆刀片。新书里面有很浓重的墨香味,年代长远的书籍则是少了一份墨水和历史的积淀在里面,多了一种叫阳光的味道。我喜欢那些因没有人触摸而留下的味道,遇着自己喜欢的味道,我便会开心很久,似乎找到了久居山林的神仙高仕,瞻仰到了他们的魏晋****,不愿打搅他们。
  我间或会有种错觉,图书馆里的书不是让人来浏览的,而是让人来观赏用的,很独特的感觉。现在图书馆更俨然成为了灵魂的休憩之地。我在这里听花开花落的声音,感触阳光暖暖的温柔,看满目的春和日丽。




我与图书馆文 / 此岸尾生



相关的主题文章nihaoa: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彭客网组织的活动是让人最开心的活动!(小薇)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