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晖脉脉文 - shdanlinyingri912_

已有 99 次阅读 2011-9-30 13:24












  “云芳星蕾浮香远,玉骨冰肌妙味佳”,温控阀。每年四蒲月间,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。房前屋后,山山岭岭,一蓬蓬,一串串,玉树琼枝,如雪似浪,到处是槐花雪白漂亮的身影,空气中浸透着甜甜的槐花香气。每当看到此情此景,我心头总会漫上一片哀伤。
  母亲就是在这悠悠槐香中去了的。
  那会儿我还不满19岁,恰是读师范的最后一年。当时母亲胃疼已拖了良久,等到告知哥哥陪伴到病院检讨,混凝土密封固化剂,已经是晚期。母亲是当事人,也不识字,而我是家里的“老幺”,所以这事同时瞒哄了我们两个人。但敏感的我发觉到了那种不安,翻找抽屉,一本薄薄的病历本上赫然写着:“浸润性胃癌”,心中似有磐石压上,哑忍着自己,假装绝不知情的样子,持续做最乖顺的女儿和最幸福的幺妹。周末便奔忙于学校和回家的路上,为的是能用自己菲薄的力气给母亲一丝慰藉。
  有一天,母亲精力很好,横躺在床上,脸上一派温和慈祥,看着我胆大妄为地为她端来药,满意地说:“我的霞儿是有长进的,未来我要跟你去城里受罪。”我心里一颤,扬起笑容,说:“到时候,我还要带着你到处走走。”转过火,眼角已是晶莹的泪珠落下。
  运气,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。紧接下来的日子,我猝不迭防地见识了它的无情。母亲敏捷地消瘦下来,精神萎靡,我既面临着毕业测验,更义不容辞地照顾时日无多的母亲――宽慰她,调解吃食,跑到博山为她买香油馓儿,替哥哥姐姐的班,端水送药,端屎端尿。好像这样,心里才抚慰些。由于,父亲逝世时,我们兄妹八个,还没一个成家的。当时我六周岁多点吧,还不谙世事,兀自愉快地和小搭档跳皮筋,大哥猛吼一声,我才收敛了笑颜的。想想也晓得这些年来母亲办理一大家子的艰苦。
  母亲弥留的前一晚,我还在学校。睡梦中恍如回了家,两扇厚重的大门里,黑沉沉的,忽闪忽闪的两点烛光,到了里间,母亲仍像那日一样横躺在床上,絮絮地说着话……我繁重的心里“咯噔”一跳,预觉得或者将有意外,醒来当前惴惴难安,没再睡着。第二天一大早,二哥就来学校给我请假,我所有的假装都卸下来,不复快活的面貌,泪雨滂沱。
  那样沉痛的日子连续了许久,几年里,频频梦见母亲都是慈眉善目,软语叮咛,如同在我身边,很少惊觉她的远去。
  很想记下这段对于母亲的过往,为母爱谱写一首颂歌,为她呈上最爱的小女儿的祷告。每到槐花盛开时,这种动机尤其强烈。可每每下笔,只是写下一段艰涩的开头,无奈成文。
  岁月如河水潺潺流过,而今回想,这些旧事已变得云淡风轻。近来,常听一位共事说起本人的父亲多少番因脑溢血缠绵病榻,与哥哥姐姐如何照料有些近似婴儿的父亲时,眼角吐露的欢乐跟悲伤也使我感叹不已。白叟在就是我们的依靠,是我们休憩的港湾,是咱们心灵的栖身地。人生处于婴幼儿期,父母给了无所不至的关心;青丁壮时,分开父母的怀抱,想独破撑起一片天空;到了渐渐老矣之时,又如婴儿般须要亲人的庇护。周而复始,才是人生了。春晖脉脉,亦是悠悠赤子情怀。岂非不是这样吗?




春晖脉脉文 / shdanlinyingri912



相关的主题文章nihaoa: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彭客的美食美客教会了俺好几道拿手好菜哦。(无人敢稳)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