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门之栗

热度 1已有 190 次阅读 2010-10-23 02:09 |个人分类:散文

《安妮日记》里所写的那棵栗子树,被一场大风吹倒了。

它太老,已有一百五十多岁,上世纪的四十年代,它还旺盛着,二战期间,犹太少女安妮为躲避纳粹的迫害,躲在密室里,透过一面天窗仰望着它,天空下,它就是自由。

不过,它有后代,许许多多小‘安妮栗子树’们,正在别处扎根生长。它们身上,有太多渴望自由与光明的眼睛。

见过一棵庄前的老栗子树,依然枝叶繁茂,绿荫撑起一张巨大的华盖,某种意义上,它是庄子里的老者,也有百岁了,树枝上缚着红丝线,是庄上人求保小儿平安的。栗子阴历八月成熟,隐在枝叶间的栗子们,委实像只绒毛小刺猬,初生的愣头愣脑-----乡间唤幼小的孩子,都要怜爱的在小名前加上个‘毛’字,这时的栗子,也被称做毛栗子。

而毛栗子用敲杆打落,剥开外壳的过程,我都不曾经历过,居住在城里,见不着剥栗子的辛苦,秋风初起,常见街边有支了大铁锅挥着铁铲咔嚓咔嚓翻炒栗子的人,热出汗的脑门和锅中的栗子一样的油亮,我常去的那家干果店,也在门前现炒栗子,只不过是机器炒栗子,旁边的小工,坐在一只小板凳上,从面前几袋小山一般的栗子堆里,一只只的挑选,所以,这家的糖炒栗子,从不会吃出一枚坏的。

母亲说她小时,她祖母带她上街买炒栗子,只买十枚,大舅七枚,母亲三枚,走在回家路上,母亲消灭了她的三枚栗子之后,就开始和她祖母斗争,往往能够再争取来一枚,但那栗子的个大,四五枚,也足够心满意足了。我后来读书,读到齐梁时,豫州曾进献直径长达一寸半的大栗子,莫非母亲吃的大栗子,也是产自河南?

街头冬日的暖食里,除了烤红薯,就是糖炒栗子,一次我上街,购物过后口袋里只剩下十元钱,不拿去坐车,却买了十元钱的栗子,一路步行吃到家,想起母亲四枚栗子的童年,深感可以自由支配炒栗子的日子,是多么幸福。

陆游的《老学庵笔记》有这么一段感人事,北宋汴京有个名叫李和的人炒栗非常有名,后来南宋使者出使辽国,行至燕山时,有两个自称是李和儿子的人拦住了使者的马,献上了炒栗后方才挥泪而去----由此推测,金人入侵汴京时,李和家败业散,两个儿子带着炒栗绝技流落燕山,异域再见故国使者,唯有以一包热栗子表述对故国的思念之心。

陆游晚年牙齿松动,还是难以舍弃吃栗子的爱好,他说:“山栗炝燔疗夜饥。”炝栗子的地方,大概是在自家的红泥小炉里,炭火虽然不旺,煨栗子却是正好。这不是出自想像,因为民间也是这样的吃法:夜晚,屋中的火炉,家人围着炉火煨栗子吃,朱湘写过:晚上读书,或许,陪伴着朋友,听栗子与柴薪对语在墙炉。

而炉火里清脆的啪然一响,是栗子的呼唤声吧?------夜虽凉,栗子却很炽热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路过

雷人
1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李继玲 2010-10-24 12:56
柴薪对语在墙炉,炽热山栗疗夜饥,这小小栗子里,饱含了多少美好的深情呢!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彭客网是我们彭城人的博客,彭城博客,博客彭城。(莲花小萱)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