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阿勒泰等着你

热度 6已有 140 次阅读 2010-10-9 14:19 |个人分类:情感

     
  一
  小年永远忘不了苏珊报到的那一天。
  白衣,细腰,天蓝的中裙,跟随在班主任的身后走进教室,却将上午的阳光带进屋,小年的眼前,不由地猛然一亮。后来看科幻故事,有一个人,每天清晨醒来,都要重复昨天的日子,日复一日的,永远轮回在同一个日子里,小年就想,如果真有这样的可能,这一辈子,他愿意每天都看见苏珊第一次走进教室时的样子。
  苏珊安静的,顺着班主任手指的方向,走过来,坐在小年身旁。
  小年学习一般,经常和人打架,所以他身旁的座位,已经空了很久了。
  苏珊的身上有种很好闻的气味,细细密密,却又若隐若无。
  后来问了苏珊,才知道这是苏珊从新疆带来的沙枣花,苏珊将花压在衣服里,衣服就染上了这香。
  之前,小年对气味没有什么敏感的认识,苏珊和他成为同桌后,他才变的敏感,他能闻到死党张超身上的味道,汗烘烘的,似乎怎么洗也洗不清爽;班主任身上的味道,是百雀灵,因为母亲就曾经用过这个;父亲的味道,是浓烈的机油味,即使是刚洗过澡,或者好几天没有穿工作服,身上还是改不掉这种味道。
  有一次看香妃秘史,小年读到,清宫的香妃,袖子里常常掖了这花,乾隆帝称之为异香。
  放下手中书,小年想:哦!苏珊!
  新疆是令小年好奇的地方,上课时,小年问苏珊:“你在新疆,会骑马吗?”
  苏珊脸也不转,根本不理会小年。苏珊冷傲,话极少。
  转学来的第一周,苏珊就和小年说过三句话:郭教师叫你去办公室一趟;今天下午的体育课改成英语课了吗;你的钢笔掉在地上了。
  至于其他同学,苏珊几乎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苏珊是自我孤立的,孤立的,像个被隔绝的海岛,没有人能够泅到她的心里。
  可那青春,是关不住的风景,尽管遥远,还是隐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  二
  小年没想到,苏珊能出现在自己家里。
  上午,小年父亲急匆匆的来找小年,小年正在上课,见父亲在窗外叫他,就急忙走了出去,苏珊隐隐的听见……人还没有找到,你抓紧请假一起去找……
  小年满街寻找母亲,寻而未果,到了黄昏,小年精疲力尽的走进家门,苏珊正站在院子里的树下,为小年母亲梳头发。
  小年一愣,冲着苏珊非常不友好的咆哮:“谁让你来的,滚去出。”精神不好的母亲,是小年的隐伤,而苏珊的出现,是一种不打招呼的闯入。
  母亲咧嘴一笑:“我又迷路了,是这小姑娘带我回家的。”
  苏珊冷冷的看了小年一眼,一声不吭,继续为小年母亲梳头,直到把小年母亲一头花白凌乱的头发梳理平整,这才拎起放在桌上的书包,斜了一眼小年,往外走。
  小年母亲在苏珊身后喊:“你别走啊,吃了早饭再走吧?我这让你叔叔去街上买油条!----她的脑子,时而糊涂时而清醒。
  苏珊回过头笑笑:“阿姨,我下次来陪您吃早饭!”
  第二天自习课,小年碰碰苏珊的胳膊,低声说:“昨天,我对不起你,别生我的气了。”
  苏珊说:“我懒得理你,不过今后你上学前,一定要检查门有没有关好,有时,一点点的疏忽,都会要人命的,我妈妈,就是因为我的大意,才掉到河里淹死了。”
  苏珊眼睛里迅速涌出眼泪,啪嗒一声,滴在桌子上,
  小年这才知道,苏珊的母亲,在苏珊出生前就得了轻微的精神病,产后,三个月大的苏珊又得了场肺炎,差点死掉,苏珊母亲受了刺激后,病情又加重了,苏珊六岁那年的一个初冬,苏珊偷偷溜出门找小伙伴玩,走时忘记关好门,苏珊母亲一觉醒来,看不见苏珊,认为苏珊被人偷走,就出门四处找苏珊,走到了河边,看似冰封的河,其实并没有冻实,苏珊的母亲踩在薄冰上,掉进了河里,等人找到时,已经和冰冻在一处。
  苏珊一直把母亲的死归咎在自已身上,母亲死后,她很长时间才开口说话,苏珊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如果我把门关好,妈妈也就不会死是吧?”
  父亲泪如雨下。
  父亲要工作,一个人无法照顾苏珊,只好把苏珊送回镇江姥姥家。
  苏珊对小年说:“我想回阿勒泰,我只有父亲这一个亲人了。”
  姥姥早已年迈了,无力照看苏珊。
  一天,苏珊告诉小年:“我小舅要娶新娘子了,我能看出我未来的小舅妈,她都快恨死了我,我是一个多余的人,也许,我真不该回来。”说完,苏珊趴在课桌上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  小年说:“为什么不回来,那又不是你小舅的房子,是你姥姥的房子,你该吃的吃,该喝的喝,理直气壮的,每个月你爸不都给你寄生活费的吗?
  苏珊做梦也没想到,当天下午,小年会带了几个小混混,堵在小舅下班的路上,将小舅恐吓一通。小舅去派出所报案,很快的,在第二天早自习时,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,带走了小年。
  苏珊的心狂跳着,她知道这一定和她有关,过一会儿,班主任又叫苏珊去办公室,民警就坐在办公室里进行调查。
  苏珊将这事揽在自己身上。
  苏珊说:“是我让他们去的,小舅要结婚了,嫌我留在家里碍事,所以整天对我没有好脸色,我气不过,才让任小年他们几个替我出出气的,这事,都怪我不好。”
  处理的结果是批评教育。
  回到教室里,小年说:“苏珊,你傻呀?明明没你的事,干吗往你身上揽?”
  苏珊正想开口呢,班主任走进来,进教室的第一件事,是给苏珊重新安排了座位。
  座位不是银河,隔不开两个人的友谊。苏珊放学后,先去小年家里,陪小年母亲说说话,梳梳头,帮着洗洗衣裳什么的,女孩子倒底心细,就连小年母亲身上来好事时,苏珊都会细心的买来卫生巾什么的,在苏珊精心的照料下,小年母亲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。
  三
  半个学期过去,初三的下半学期,苏珊告诉小年,想回新疆读高中去。
  小年问你真的考虑好了吗?你真的要回去?
  苏珊说:“我想回到我爸爸身边,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
  小年想说什么,却又什么也没说。
  苏珊回新疆时,小年去火车站送苏珊,火车快要开动了,小年才红着脸,从兜里掏出一件礼物来,小声说:“你的梳子,给我妈妈用了,你这一走,也没有人会这样给我妈梳头了,我就送你一把新梳子吧!”
  小年拍拍苏珊的肩,笑道:“送君千里,终需一别,火车要开了,我也该回去了,到地方,别忘了老朋友,要常来信呀!”说完掉头走了。
  车窗口,苏珊再也看不见小年,把脸埋在手中的梳子里,大哭起来。她当然看不见,小年正躲在站台柱子的后面,坐着,流着眼泪的脸,微微露出一点点,看着火车越开越远,苏珊也越来越远了。
  小年的母亲偶尔会问小年:“那个小姑娘呢?她是不是叫珊珊?”
  小年的鼻子一酸,说:“她去了很远很远的,远的我都到不了。”
  三年过去了。
  四
  苏珊考上了苏大。
  父亲当然希望苏珊留在新疆读大学,但苏珊出于私心,还是选择了苏大。
  苏珊一直和小年保持联系,此时的小年,正在苏州一家外企打工,工资不高,三千多,但足够让家里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。
  观前街,哈根达斯店,小年为苏珊接风,小年说:“记得那时,你帮了我这么多,可是,还真没有好好感谢过你一次。”
  苏珊眼前冰激淋,要花掉小年一个月的零用钱,小年开始抽烟,才二十的人,已是面有沧桑,抽的,当然不是好烟,五元一包,除了吸烟,再没有别的花钱的地方了。想到小年的艰辛,苏珊鼻子一酸,但她还是欣然接受了小年的心意,吃着吃着,苏珊突然问小年,知道哈根达斯的广告语吗?
  小年一愣:什么?
  爱她,就带她来吃哈根达斯吧!
  小年羞涩的笑笑,三年不见,二个人的性格,像发生倒错与逆转,从前内向的苏珊,开始爱说说笑笑,而小年,反而越来越缄默了。
  也许是环境使然。
  不上课,苏珊常来找小年玩,可大多数的时间,苏珊是找不到小年的,小年在加班,加班意味着更多的收入,但小年从来没去学校找过苏珊,有一次,苏珊咄咄的问小年:“为什么从来不看我?”小年笑笑:“怕对你影响不好。”
  “有什么不好?”苏珊反问。小年不回答。
  苏珊父亲的来信,小年记得清楚,信里说,你们在一起,能没有后来吗,你们两个人的母亲,都曾有这种病,那么后代得病的几率,可想而知,为了健康的后代,叔叔劝你们还是要谨慎交往。
  小年没想到,苏珊的父亲,虽然不在苏珊身旁,但苏珊的所有,包括她内心,他都是这样的了如指掌----这才是父亲。
  于是当工友再次告诉小年,苏珊来过,带了几只端午粽子,还温在一只乐扣盒里呢。小年打开盒子,是观前街的肉粽,小年把粽子往工友手中一塞:“下次见她,替我告诉她一声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  苏珊给小年打电话,小年不接,过了几天,手机号换了,当苏珊找到小年的工厂时,那个吃了苏珊粽子的工友同情的看着苏珊,说:“他走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”
  寻找一个人,是抱着希望挣扎在痛苦中的过程。
  小年没有离开苏州,他换了另一家工厂工作,他继续与苏珊的父亲保持联系,苏珊的父亲,虽然不忍心,但还是坚持这样的决定,他给小年的信中写,想念一个人,一生,这个,不难,难的是,你要陪着她一辈子,在世俗的世界里共同生活。
  可选择后者,是小年可望不可求的奢侈。
  倔强都是相同的,虽然一个躲避,一个寻找,但都是为了爱情。
  大学四年,苏珊始终没有停止寻找。有时苏珊坐在树下读书,读着读着,感觉有一双眼睛,正在远远的注视着她,抬头看,却什么都没有,但苏珊的感觉没有错,小年确实来过,远远的,在暗处,苏珊坐在明亮处,她是那么的美。
  不知多少次,小年转身时,一行泪潸然而落。
  苏珊马不停蹄的寻找,小年一直都知道。
  苏珊实习了,可苏珊经常走到小年请她吃哈根达斯店的门口,在灯火阑珊里,看着眼前的小情侣来来往往,苏珊相信,小年一定会来这里,不为别的,只为重温和苏珊在一起的时光,那么短暂,又是那么甜蜜。
  小年知道。
  五
  又是三年过去,苏珊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做文职,苏珊不急,可是父亲急了,经常打电话问苏珊有没有找男朋友,那时,公司里有个主管正在追求苏珊,他很好,很优秀,旁人都看不懂苏珊为什么不能接受他,只有苏珊知道,她的心,只有她最清楚,如果一天找不到小年,那么她的心,就会永远在寻找中飘泊不归,谁也唤不回来,就连她自己也唤不回来。
  苏珊父亲问小年,忘记苏珊了吗?
  小年那时已经去了国外,劳务出国,偶尔时,和苏珊的父亲通通电话,小年想让苏珊的父亲放下一颗歉疚的心,说他在外国已经找到女朋友了,也叫苏珊,也许就在今年,也许是明年,就要结婚了。放下电话,小年没想到自己会把谎言说的这样真实,但小年明白,随着时光的流逝,一切都会被时光收复,但总有一种情,顽固的存在,至死不渝,这就是爱情。
  五月的一个黄昏,苏珊一个人走出KTV,她不喜欢太热闹的场所,虽然她是今天的主角,她的生日,可是苏珊还是找个借口,走出门,她很想一个人走走。
  街对面,苏珊看到一个身影,酷似小年的身影,苏珊跑过去,她很想抓住那个人,狠狠的问他一声,这些年,你到底去了哪里?
  可苏珊没能跑到街的对面,就被一辆车撞倒,那个时候,远在国外的小年,心仿佛被谁狠狠的揪住不放,那么的痛,痛的他无法呼吸。
  小年见到了苏珊公司里的那个主管,周亚,那时他已经装修好新房,选好婚戒,唯一等待的,是苏珊的同意,周亚血红的眼睛盯着小年的眼睛,说:“原来一直因为你,但我想,苏珊更愿意你带她回家去……”
  新疆的公路,那么的漫长,望着车窗外的戈壁滩,小年对身边的苏珊微笑说:“你说过,你十六岁独自出门,坐火车,三天三夜,一路上你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,而现在,你要一路听着一个人对你的唠叨,你会不会烦哪?”
  骨灰盒里的苏珊,无比安宁。
  苏珊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在阿勒泰等着你。”追出门外的周亚,紧紧抱着身体渐沉的苏珊,无力挽留,他知道,这句话不是留给他的。
  在公路旁停下车,落下车窗,大漠金色的黄昏,落日孤单壮丽,小年对苏珊说:“不等了,我不能再让你等了,我们一起回阿勒泰去,我们不要孩子,你就是我的孩子,好吗?!”
  大漠的风呼啸的吹来,小年闭上眼,仿佛看见苏珊的奔来,那么急切,那么委屈,仿佛等了小年太久,而小年的内心,寸寸关河里,满满的,只有苏珊一个。
  有长河与落日。
  在此为证。
  

路过

雷人
5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5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5 个评论)

回复 茕茕白兔 2010-10-9 16:22
感人得很
回复 郭运菊 2010-10-9 18:41
我的天,他是多好的叙事者!——恩格隆德评论略萨。我把它送给您!
回复 李继玲 2010-10-14 13:56
热泪盈眶!
回复 花开无语 2010-10-23 14:44
哎!无奈的情!
回复 桃花依旧 2010-11-2 11:04
哎,落泪了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彭客的教育论坛告知了俺好多条升学信息哦。(无人敢稳)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