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营

热度 2已有 187 次阅读 2010-10-4 02:32 |个人分类:随笔

    朋友说家中八十高龄的外公难得出门,偶尔出去一次,绝不肯进超市,那里是他破不得的八卦阵,闯得进去,出不来,有一次鼓起勇气去了,转悠半天,总算下定决心买某一商品,茫然四顾,满眼人海,营业员的身影却不知在哪里,拉住旁边的人问:“小同志,我眼神不好,你帮我瞧瞧,这是不是国营厂出的?”

  被问的人,也傻在那里,仿佛看见时光穿越,最少要回到二十几年前。

  老人家,曾是上海某国营大厂党委书记,兢兢业业一辈子,唯一后悔事,是为了当年的小孙子,收了人家一张自行车票,票是票,买车子的钱可是需要自己掏的,老人家却将这事,看成人生的失足,常常教诲小一辈----不能用职务之便收人财物,不然,会后悔一生,又一次,女儿拿他医保卡买药,被他发现,怒斥:你怎么能这样做,这是在占国家的便宜。

  曾经,母亲嫌我买东西不挑不拣,买来的东西,先看生产日期再看出产厂家,不过一包奶粉,找不到国营两字,母亲就会起猜疑心,没啥问题吧?这不是国营厂出品。

  我反过来请教母亲:现在还有几家国营厂,说给我听听?

  记得我的二个姑姑,都曾在国营大厂,那时她们的福利特别好,夏天厂里发雪糕,个头如同砖头大小,那是,发生在我很小时候的事,后来,她们的厂怎么样了?似乎都不存在了。

  长大后,一次在公园,见一老者被指悔棋,老者正义凛然:“我是国营企业退休的工程师,我能孬棋?”听了好眼热。

  手表坏了,找到一家老字号的修理店,国营的,在我的最早的记忆里,这家钟表店的店面很大,而如今,已是偏安一隅,我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,才看见它----已经小的不成样子,七月流火天,没有空调,旧电扇哗啦啦的吹着,迎门处摆着修理台,台后坐着修表师傅,眼扣镜子,正在修理一块表芯。他的身后,一排柜台,摆放的多是些手表零件吧,整体看来,像十几年前小县城百货公司的钟表柜。没有顾客,有个中年女人趴在柜台后打盹。我的表蒙里进了水雾,修表师傅将它放在台灯下烘干,又换了电池,二十五,言不二价,不算贵,许是因为钟表店的日渐式微。走出钟表店,离远点儿时再回头看,它小的几乎让人忽视,哦,国营钟表店。

  有一家饭店,它还是国营的,筷子封套上印着国营两字,就有了厚重与沧桑感,饭店的生意不是太好,虽然占着好地势,仍免不了日薄的命途,听说有房地产商看中了这块地,但因为员工去向的问题,至今未谈拢,每次经过,我暗自庆幸饭店还在那里,总有一部份人,对国营怀有浓厚的深情,他们的怀旧心,像飞累的风筝,偶尔需要一个落脚的去处,就像我的母亲,在某一日拆洗被褥时,看见缎子被面的边角印着:杭州xx国营丝绸被面厂-----母亲的表情,显现出一种恋意,原以为被时间消耗光的它们呀,原来还藏在这里!

  


路过

雷人
1

握手
1

鸡蛋

鲜花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一两风 2010-10-12 12:45
感动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彭客网组织的活动是让人最开心的活动!(小薇)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