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不走的记忆

热度 2已有 149 次阅读 2010-9-13 23:40 |个人分类:随笔|关键词:记忆

 

不知道即将拆迁的老房,会不会像一只野兽,困惑于城市无边的繁华,期望着奔突与生存。我每天经过的地方,如今有一片拆迁楼,从前那里楼下店铺林立,面积都不大,是所谓的小生意,时装屋、睡衣店、鞋铺、拉面馆、烧饼铺,到了中午,人声嘈杂,小吃店的生意更是火的不得了,若中午我碰巧从这里经过,肯定会烦的要死,因为经常堵车,黄昏时经过还算好,虽然人来人去穿梭着,车轱辘碰了前面走路人的脚,自行车把手刮了行人的衣,都是常见的,口角也因此生了不少,但路边的水果摊,炒栗子和烤红薯之类的小吃,香气流溢,空气里流动着丰富的市井气息,全然打发了堵路带来的焦燥。

再从这里经过,几乎每一个店铺都大门豁开,人去屋空,墙体上画着醒目的‘拆’字,半面墙体大小,红的惊心,像医生宣告着病人生命的终结,当然,旁边还有一二行小字――比如:米糕店迁至黄山新村某某处;利华裘皮迁至夹河街某某处的对面……这些,有着抹不去人情味;店外墙上贴着广告纸,卖的是冶灰指甲的药水,如今被覆盖的,还剩下‘搞不定’三个字;另一个,玻璃门上贴着‘为众天下’,经营的是什么的,店空了,看不出来,但屋里还有一只硕大的鸟笼,里面蹲着一只鸟儿,正瞅着隔了玻璃门的街景,它也要一起走了吧,一会儿,或者在明天。有一家门口,贴着红底白字的旧广告:分分出炉,秒秒新鲜,陏口编的吧,从前是家做蜂蜜蛋糕的,天天门前排满了等着蛋糕出炉的人;精修钟表,加工首饰――招幌还在,三合木板,上面的贴纸已经卷翘了,而那浓浓的黑字经得住风吹日晒,其中的一个字,还用了繁体,我喜欢那胖胖的字体,像人一样的敦实,也许,这家店主也是个宽心的胖子呢!

麻辣烫暂时歇业,新店址待定,联系电话………她家的麻辣烫我吃过,味道确实很好,可我想,这再会,也许是个遥遥无期呢。

有二三家还没搬走,磨蹭着,修鞋人的下午,他的身上还有着宿醉的气息,难得来个顾客,他立即坐定,低头认真的修鞋子;不远处店门外,年轻的女人正在处理一批鞋子,有人给她讲价,压的很低,她一脸不舍,还是卖了,临了,加上一句:“要拆了,不然,这个价哪里能够给你。”还有人,在没有了门的房子里收拾剩下的东西,她拣拣,西拾拾,不知拾起一本什么,男的在一旁嘀咕:“这个不用拿了。”她小声说:“都是用过的东西,不能就这么丢在这里。女人找了个纸盒子,把东西收拾进去,然后,丢在垃圾箱里。她的弃物也有尊严。

楼上晒台外的花儿,依然开着,它们的主人走了吗?它们还能有盛开的明天吗?向晚的黄昏一点点的铺来,即将被拆迁的房子一点点沉入寂静里--当它们不在了,也会被人记起,因为回忆是拆不得的。

 


路过

雷人
2

握手

鸡蛋

鲜花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发表评论 评论 (1 个评论)

回复 evoleo 2010-9-14 17:07

facelist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你知道吗?加入彭客版主队伍,有版主回家日,可以腐败一把。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高速模式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帮助中心 | 友情链接 |  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《彭城晚报》网络互动平台!
  ©2010 彭客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Discuz!
苏ICP备101121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00195 苏B2-20100179  彭客网法律顾问:江苏运通-孙刚
  

找客服

回顶部